2009年5月18日星期一

生活

眼看一望无际,阳光普照的可真猛烈,风尘滚着刺痛的摄氏,风沙亦飘扬,正呼着一种人的性格称作坚强。坚强面对环境的变化,虽然环境恶劣,却打不散这一种人得坚毅。今天略看了一小段“向世界出发,”一阵觉悟醒觉了,才知至今我的状况虽称不上是荣华富贵,但也满足了。

游牧名族生存沙漠里,与环境缠斗着,处处为家。从何处来从异出去,从没个固定的家园,带着一些大羊崽子,骆驼,衣饰粮食等随着环境而迁移。他们喜欢这里的夜景,绚丽的星空,冷风的喇,无忧亦无虑。他们喜欢这里的逍遥,无约束,无缚,如轻飘的柳叶,随着缓风,悠悠飘荡,飘着一片蔚蓝,飘着一丝自由。虽然这里没有名贵,没有珠光宝气,没有高楼诸等,如于世隔绝,但他/她们却愿意出他们的有生之年对这一片沙漠的情意。

我真的不能想象如果过着这一般的生活,是什么滋味。没了网络,我的日子该如何消遣?没了一切现在所拥有的,我当真不知如何是好。我向往自由,但我阅历甚浅,请给我一点磨练,虽不成针,但至少经历过。自由尚且稍等一等,给我一场人生舞台剧的时间,我会去你的约,不见然而就不散。

经济风呼啸,连附近两兄弟栽种的芭蕉树都吹的,折成两截,亦殃及池鱼。有些人看的开,有些人则走进了死胡同。是否有人胸襟广,从新再来,卷土重来未可知?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但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如此的心胸,要重新再来,不如一了尘世。

蝼蚁尚且都苟且偷生,但有些人却受挫而寻短。一无所有不打紧,至少心里的火焰还没被吹熄。金钱的魔力势不可挡,也许将来有一天,我会遇到同样的问题,我会怎样,我也不知晓,至少不会去找孟婆讨上一碗热汤。

人生在世,责任及潇洒,金钱与时间,难于找到一个平衡之点。我重洒脱轻责任,我重时间搁金钱,这样的失调,也许该要平衡一下了。望月当空,冷风抚脸,一切的懊恼也随之散去,这样的生活至少不会比游牧人差,至少妈妈的鸡汤还是热乎乎,网络的小说还是看的乐无匹。。。

在此希望大家知足常乐。。。



憧憬的自由,风吹椰摆,光芒与希望,是云掩盖了希望还是希望要从云端拨开??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一些话

啦啦啦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