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8日星期一

呐喊

前言:最近一直看鲁迅在呐喊,所以我也来喊一下。



一股怫然掠过脸颊,缭乱了头发,

封闭已久的怒气渐渐散开。


恨往昔的幼苗少了灌溉,不够茁壮。

路过的人并不注意,不显眼的隐约,随风摇摆。


但则有些践踏,有些瞧不起,

讽刺的冷风不经意萧瑟,以为的安然,却换来了伤感,

打击了依然渐渐生长的意志。


我捏了一缕彷徨,飘渺地熏风路过,

我撩了一丝无助,无奈的枫叶掉落。


是不是真正的自然已不再存在,

是不是波涛的斗志已不再汹涌,

怀疑的猜测掉入了脑海的深渊,

也许我的忧虑仅是多余的衬托,

但偏离了距离堪堪远离了轨道。

渴望的沉默已被滔滔不绝所熏陶,

也许是时候该打破陈旧的静谧了,

观点陈述的含糊,信心缺乏的含蓄,

胆怯疑问的羞辱,嗫嚅表达的忐忑。


文字的写,语言的说,亦是表达。

口述的困扰搅乱了思绪,

陶醉的字,懒散的语,不被苟同。

语言的表达巩固了思想。


也许是时候努力了。。。。。




当流星划过我的愿望,愿我能克服我所面对的障碍。


(撰写于零九年四月十四日,清风渗雨点的夜。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一些话

啦啦啦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