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8日星期一

师徒斗剑(一)

萧索的冷风拂拭过柳叶,一轮残月天上挂,湖边映着桂影,在那萧飒的夜里,摇曳着一股凌厉,萦绕在风里挥霍着。一柄长剑配腰间,他按着剑柄,脸带笑意,胸襟间还略略沾了点绍兴;袖边溅着少许污垢,嘴角已湿了,醉醺醺的吐了一口酒气。

他 便是令狐冲,自从他和任盈盈燕尔后,便只羡鸳鸯不羡仙,过着逍遥自在,幸福快乐的日子。有天他拎着绍兴酒,想去思过崖重温过往的旧事。他沿路而上,虽路途 陡峭,但自从他修练了少林寺的“易筋经”后,体内的内力已化了十之八九,内力亦堪堪浑厚,步起来轻盈的多了。他在思过崖旁,自斟自酌,回忆起了陈年往事, 不胜唏嘘,一口接一口,酒入肚里,感到一阵晕眩,便在顶峰上睡了起来。

天已微明,朝露从叶片滑落,朝霭也渐渐散去,鸟唱着妙音花芬芳扑鼻,几只在草旁嬉戏着。令狐冲惺忪揉眼,奋力睁开了眼眸,只觉心旷神怡,抿嘴一笑,便即笑意绵绵。陡然间,一缕笑声由远而近,只闻这笑声似曾听过,这笑声优雅泰然,但不缺强健清 脆,可见内力修为颇深。声音渐渐清晰,令狐冲恍然大悟,原来是风太师叔,立刻向前叩见。令狐冲一揖后跪:“徒孙令狐冲,参见风太师叔,徒孙一直担忧在也不 能看见您老人家了,自从你附我不能透漏师叔的行踪后,我便夙夜铭记于心,但还是被少林寺的师叔们慧眼瞧出,愿师叔莫怪。”风清扬:“我的好徒孙啊,你何罪 之有,请起吧。自从你师父被杀后,华山一派数百年的基业倾颓不复,我也甚感惋惜,但好在魔教也放下屠刀,江湖上的风风雨雨也因此告一段落了,我在华山顶峰 逍遥已数十年,如闲云野鹤般无忧无虑,但这一次我离开后,再也不知道何时会在回返了,我有一心愿,不知你能否为师叔达成?”令狐冲道:“师叔遮莫说吧,徒孙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风 清扬畅快一笑:“好,我的好徒孙,自从我习得这独孤九剑后,时间越久,所逢的敌手也越来越少,你可要知道一个学武之人,没有对手是很孤独的,独孤九剑的鼻 祖独孤求败,他的剑术已臻出神入化,以手为剑,以手御敌,没有一个人能够与他匹敌,所以后来他遗憾不堪,始终没觅到一个真正能和他过招的对手,因此这剑法 称之为独孤九剑,此剑法注定孤独一生,无人能敌,师叔希望能在临走之前,向华山派首徒令狐冲切磋剑术。”令狐冲曰:“师叔您别在徒孙脸上贴金了,我怎是师 叔您的对手,我俩真是小巫见大巫,我可不会像老鼠上秤不知轻重。” 风清扬道:“你在江湖上的事迹我已了如指掌,你即打败武当派的冲虚道长,当年师叔年少时才与他斗个旗鼓相当,你却胜了冲虚前辈,我倒要领教领教。”令狐冲踌躇着,师叔对他恩重如山,他怎么可以如此对待师叔,既曰:“那日只是侥幸胜过冲虚道长,并非完全制胜。”


待续。。。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一些话

啦啦啦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