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8日星期一

拉曼友谊第一章

信步的苦闷,闲情的悠哉。刚看完了卫斯理的《须弥芥子》,用了将近两天啃完了,感触良多。前几天也翻阅完毕数本,一星期总完阅四本,破了之前自己两本的记 录。拒绝了另一本的诱惑,再三思考,决定还是敲一篇部落格吧!伏笔了好久,是时候呈现了,小弟献丑了。

回想起两年前学院的日子,有喜有悲,回忆的纷飞,认识了一群好朋友,让我领悟到出外靠朋友的含义。至今有些仍然还在一起进修“Advanced Diploma,”另一些修了“Degree,”还有少许的朋友似乎与考试还在抗争着,顽固的考卷倒是不肯妥协,我也是败给考试的其中一位。说来愧疚了, 败的好彻底,因为懒惰的大兵从东边入侵我的大脑,间接帮了考试的大忙。下一次,我一定能重振旗鼓,大获全胜。让我喝上一杯醇冰茶,下次我会在来的。话说回 来,有些友人呢却跑去了打工,有些呆在家等待明年的课程,有些埋怨电子学的忙碌,想要转换新的课程。种种的改变,都是朝着梦想而去,老套的说一句“人因梦 想而伟大。”可是要寻对梦想,不要像小鹿那样乱撞,撞得恍恍惚惚,失去了目标。


记得第一次进学院时,因为延迟了报名,对政府学院的录取充满信心,最后却扑了个空。后来仓促报了拉曼学院,迟了约一星期的时间才去上课。一进课堂的尴尬, 没 有认识的人,一个人孤零零坐了下来,那堂课沉闷无比,硬着头皮忍耐着。直到后来第一个找我攀谈的应该是FOOK SENG吧!他高大威猛,谈吐斯文,优雅的仪态,穿了件有领服的衣裳及长裤,只有成熟才能够与他画上一个等号。第二位认识的应该是JING HUI ,这位带有高傲态度的朋友,第一次的见面,谈吐冷淡,一副不屑的模样,常常若无其事敷衍丢了几句对白,却要人回应。但后来我们却成为了蛮不错的朋友,常常 一起乘搭德士返归,乘搭的还有两位朋友A QIAN与ZHI LONG,这两位隔后慢慢叙述。还记得我第一次不爽JING HUI,因为Visual Basic的ASSIGNMENT(ASS),我对于这完全没有概念,也没有兴趣,便丢给了他做。他一人承当了整个ASS,我只是与JAKE LONG布置背景,小事一株。我很想出手相助,可是却爱莫能助,JING HUI一个人独当一面了起来。前一天交ASS时,因为他的脾气向我释放,我沉默敷衍回敬了不爽,他也识趣,不与我计较。当时JING HUI一个人所面对的压力是多么的沉重,面壁想了想,还未对你说一声对不起,借此在这儿伛个恭,送上一句迟来的歉意,愿你能不记小人过。还有JAKE LONG这位如5566所说的-“好久不见的朋友。之前第一个学期与我住在同一栋公寓的,之后因为兴趣的关系,拜师学剪发去,也因此搬家了。他都会带些衣物给我,说是向我道谢在课业上的指导,我也不客气的接纳了。JAKE LONG为人随和潇洒的很,一通电话借于耳机,他从不拒绝。他偶尔会呼我下楼到天下(茶餐室喝上一杯,都是他请客的,但大多数我都不得空了事,但有时亦会下去陪他干一干聊一聊天。

至于SENG LOONG 与CHIN WEI这两位老兄,他们都不嫌弃我的慧根,都愿意的勉强与我同一组。我的英文程度太低了,搞不懂讲师的苦口与婆心,讲师很用心了,我们却好像鸡听鸭讲,自 顾自快乐。SENG LOONG与CHIN WEI挺括的胸襟,两个都蛮强壮的,但是CHIN WEI是倾于比较肥胖的强壮与SENG LOONG相较之下。这两位常互相吐槽,往往都会闹上不愉快,但过两三天便雨过天晴了。记得有一次SENG LOONG因为偷拍CHIN WEI的照片然后传送给另一组的朋友,导致CHIN WEI的三昧真火,一发不可收拾。CHIN WEI自从那一次后,学了杰伦的“黑色沉默”,再也不与SENG LOONG吐上一句话。中间人的左右为难,位位都是朋友,我只好两边丢了几句和好,却帮不上什么忙。却被时间挽救了两位的友情,两位经过了时间的冲淡,慢 慢一句一句话的重建倒塌的友谊。道歉的呼之欲出解救了将近一个月的心结,两位也因此和好如初。我们三个人常戏弄的一个游戏,蛮不错的,在这儿介绍一番,每 当上课沉闷时都用的上。我会先拨打某位朋友的电话,然后我们会准备回应当时那位朋友的回头,因为他如果看到电话的号码显示,他会回头遥望寻找拨电的那人。 我们当时坐的距离隔上一排蛮近的,他一拨头,我们一帮还有另外些朋友商讨后的回应,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挥手说声:“嗨是我是我,”大约五六个人顿时的回应, 那场景太好笑了。SENG LOONG也是卫斯理的书迷,经过我的熏陶下,他开始咐我从家乡带几本去KL借他。每当休息时,他都会开上他那酷似 “SUBARU的名贵轿车”(曾在TOO FAST TOO FURIOUS 中出现过)载我们到TBR去吃东西。提到TBR好久没喝“罗汉果”了,那两兄妹及两位老人家经营的档口,都是我们常去的一档。他们很情切及热情款待客人, 所以生意好是有理由的。CHIN WEI的家在TBR附近,我们偶尔会到他家胡闹去。他的室友“白虎,”白虎为什么叫白虎,因为他在DOTA里最常使用的HERO就是白虎了 (Princess Of The Moon),在他们家常会听到 “Warrior Of The Night,ASSEMBLE!!!!”这一句。在他们家呆一呆,睡一睡,打场DOTA,稍微休息一下。白虎的电脑附有好多性教育的知识,这是为什么我们 常到他家的主要原因,房里洋溢了诱人的凄叫声,PENDRIVE总是在这时大显身手。

LEE WAN 和LIK KEONG这两位我未曾认识他们之前,他们已很要好了。他们的友谊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他们才互识了将近两星期,感情却很融洽,稳固如长城,也许是他们都居住在东马的缘故吧!说到他们来自的区域,我常搞混了沙捞越与 沙巴,都是同一块地区的东马,他们却很在意,常纠正我的错误,大家都是马来西亚人,不管东马西马大马小马,还是砂拉越或沙巴,都是一家人嘛!曾听我另一位 朋友JI SENG述说东马的状况,这位很会打篮球的朋友,等级好像是属于州的,玩弄篮球的技巧很犀利。他嘲笑东马的朋友应该是寄居在山洞或者树上的。LIK KEONG很不爽,耿耿于怀,处心积虑,到了某次的英文PRESENTATION时,澄清了这个误导,一一介绍了他家乡的风光。还有LEE WAN 这位老友,是偏向帅的路线,他真的蛮帅的,染了一头黄澄澄,眉清目秀,待人又不错,常用一些无奈的表情作弄了朋友,然后赔上一个笑容。LEE WAN有次不知受了啥刺激剪了个蛮像女孩的短发,而且还穿着低胸衣,若隐若现的,还有加上性感的背后,大家都学陶喆嘲笑他“太美丽”,我都忍不住想要向他 吹口哨,哈哈。至于LI KEONG,在他一脸的的历尽沧桑就说明了一切。他是一个多情郎,也没那么离谱,他只是忘不了之前的纯纯恋情而已。他配上了“多情自古空余恨,此恨绵绵无 绝期”的难堪,也应了无情更比多情累的此词句。他是一位重情义的好友,当朋友有难时都会拔刀相助,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我,LIK KEONG,LEE WAN,CHIN WEI,KOK HOE,JOO YAO等人偶尔会翘上一两堂课,乘SENG LOONG的车到JUSCO逛一逛,也会到TBR DOTA去,或LIK KEONG家去打麻将。LIK KEONG家的电脑也是教育丰富的,闷时可以到他家学习下一两招式,一定受益无穷,以后会派上用场的。翘课是家常便饭,没有在学院翘过课的人,那你就逊 了。

待续......



聚会一小张,友谊万岁!!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一些话

啦啦啦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