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1日星期一

坐桥上

踢踏踢踏的躞蹀靠拢一抹温煦,渐渐由微暗转微亮,一轻和风款款而拂,两袖经风,胸臆微凉,脸颊两畔如枕上柔软的棉絮,舒畅无匹。我与两位友人拾级而下,信步而过,耳旁的喧嚣,阐述着寒暄,霍然一阵亲切的问候声从后传来。回首望,一方小盒黏着楷书捐款一纸,两位同学娓娓道上端倪,方才知晓台湾莫拉克灾情急切,盼望救济,我们义不容辞掏囊各拈起几小张蓝色纸币,雪中送炭。


须臾,我踱向左首畔,双手凭着栏,这时清风依旧清凉,撩乱了规律的搓弄,但风度依然潇洒,更添增了一丝盼望悠游的翱翔。那一道羞涩的普照,若隐若现,俄顷艳阳一会儿温和,而那猜不透的倒影正忙碌衬托出朦胧的轮廓。我稍微一跃搭上了栏,脚顺着一挪,安稳的坐上,放眼望去,人群熙熙攘攘,来来往往。这时,想起了一位爸爸曾告诉我:“当有一天我若空暇时,我会坐在热闹的街市,观察人群的熙攘。”如此简单的举动,宛若每一天都能轻易办到,但他却如此渴望。当时我不明其意,然而这一刻我仿佛一些茅塞。那压抑的催促、工作的繁忙、经济的倾颓、家庭的承担,每每规律了一生,却一直放不下那一重的包袱。我驽钝的以为当一个人达到某一个程度的阶级时,却开始惦念起从前能随手拈来的简单,但嗟叹的是却没有足够的光阴去实践。


半响的沉思,我缓缓投射人群中,只见人群形形色色。眼前,一位女孩优雅慢步而过,她浓抹脸腮,蔻丹染指,衣饰华丽,露上一白细腻的双腿。她是艳丽的性感的,也许经过清水的洗涤,她原来的美是伪装的,但这是社会上所需求,而她只是附和,美好的画面,人人悦于。而后迎面而来一位素颜女孩,正与那位浓妆女孩形成了天壤对比。她晕红脸颊,首后倾下一尾摇曳,一副镜片点缀,正闲聊于朋友们,带着梨涡浅浅的慢条斯理纵前而过。这一款清新的画面,总是胜过了浓抹的掩盖。只是人的容颜不能永留,当鱼尾纹的残酷证明了岁月,观感就会不同,所以近期我慢慢的学会了了解。第一画面的矜持,总是是陌生而虚伪的,尔后的日子他们就会堪堪的如沙漏般一粒粒的跌下真实,所以判断不能武断,了解需要积累,名人鲁迅曾说:“凡是总需研究,才会明白,”这有着异曲同工之道理。


思绪随风飘摇,艳阳靡靡,我想着想着,抬起头眯缝着双眼,把视线放远,有些倦。门处,那熟悉的女人,习惯的笑颜,手上捧着一壶水及数本书籍,气质洋溢的,总觉得她是多么的遥不可及,可却又如斯的和蔼。我用比拟法勾勒她的风姿,再用泼墨式渲染她的气宇,然而我所欣羡的是她那独特的气质,如小桥流水潺潺的轻盈,如黄鹂似清脆嘹亮的辩白。她曾诉说金钱与气质的衡量,我咀嚼沉思了良久,觉得甚有妙理,所以斟了一杯决心的烈酒,喝下断肠的刻苦,务必干一些作为,得到最基本的气宇与尊严。


我想金钱对我而言是那么的朴素,而它总是需要的,以前常觉得为了理想放弃钱财那是一株简单的事。但日子久了,观法随之变异了,需要的先必维持,而那理想的奢侈稍微隔后,我相信在风雨过尽后,将会纷飞那一霞绮丽的霓虹。

(中文写作作业)

一些旋律,一些细微,抑扬有序,放耳倾听。
将发掘心爱的音符,发现那些曾经没有发现的感动。

5 条评论:

  1. 文绉绉的文章,你文笔真好诶!

    回复删除
  2. 老师经常对我们说,
    人总会经历3个阶段:
    1.见山便是山
    2.见山不是山
    3.见山还是山

    可能出生环境的差异,
    从小就有不少点子,
    想尽办法,
    为的只是别人从腰包里掏出这么一点钱,
    觉得人应适时而流!
    装扮妩媚,众人需求!

    可能踏入社会后,
    有幸再回到校园,
    竟把一切社会观念脱离!
    现在反而追求与社会逆流,
    以寻找自己!

    理想,
    曾经很简单,
    也曾经很难!
    但,回想,
    理想是什么?
    简单是什么?
    难又是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祝福!

    回复删除
  3. 有待思考...
    现实的“理想”和“梦想”的差距我相信你应该懂,本来都是先着重着“需要”,至于其他的(先填饱肚子再说)...慢慢再考量吧...

    回复删除
  4. 有梦想而伟大。。。。
    不过这些都是建立在生活的维持方面。。。加油吧

    门外不留

    回复删除
  5. orz 真佩服你的文笔,
    可以出一本书了~
    佩服,佩服

    回复删除

一些话

啦啦啦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