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9日星期六

那年的感觉

确定是一件很难的讨论, 因为你总不知道何时会怀疑,而凸显疑问。就好像我对你的感觉一样,我从不知道何时喜欢上了你,为什么会对你有种莫名幻想的甜蜜,而一直在海市蜃楼里徘徊, 甚至延长到未来的奢侈都在和思维丝丝入扣。



我的确想太多了,我知道你与我的性 格是一片参差不齐的拼图,在怎么拼也只是一幅缭乱的摸样,我怀疑这一种感觉是不是我自己制造而来的,也许幻想总比现实来的美好,因为思维很细心的为你编排 了你渴望的浪漫桥段。从前,我一直希望会在路上跑步时与你邂逅,但在我跑了一整年后,我开始明白思维总是排的太完美。背道而驰的铩羽让我想明白这是让我跑 步有个理由,可以有一股莫名的冲劲,可以在经过你常出现的地方放慢速度,品味你会否出现的暧昧。



跑步渐渐变成一种习惯, 开始培养了一种亲切的兴趣。我知道经过只是一种炫耀,证明我很青睐这一种小说情节里刻意安排的浪漫,我需要的是突然不经意的遇到,却要刻意的突然,这太不 自然了,所以现在我只把感情投入在汗水里,算是对这一种缺陷缘分的宣泄。



今晚,我穿着她送我的衬衫,贴在胸 膛里,刚好调皮的雨水邂逅,那股甜蜜轻轻的把这冷冷的温度调解成温暖。也许我只钟情这一种刚刚好感觉到又得不到的含糊不清似的甜蜜。



今晚抱枕弄的很高,我知道有些东西 需要想一想。我到底是不是还是对她念念不忘?我想我一直停留在那年她输送给我的感觉,那感觉太美妙了,至今还在我心窝中蔓延婉转。这一种情感,是多么的单 纯,是多么的洁净。要知道没有污点的甜蜜,是很容易破碎的,很难在社会里立足,就算可以也似乎一个短暂的期限。她的可爱令我想把流星的愿望留给她,愿她可 以在这喧嚣五花八门的社会里逢凶化吉。



如果感觉是一块面粉,我会把它搓成一片片,然后丢进窝里,煮一煮记忆的结晶,然后把 它咀嚼掉,回味那年对她的感觉,那有多好。。。。。。






那年就象灯火缭乱的青烟,在余晖渐渐暗淡中划过我生命的弧度。。。



一些话

啦啦啦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