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12日星期一

原谅(二)

当夹克男缓缓睁开了眼,就看见了母亲,母亲不断的督促他赶紧去换衣服,出席表姐张凯恩的婚礼。这一次从加拿大回来观礼,十足给这位表姐面子。他换上了西装,载了父母亲,再兜过了nilai 2去载两位从中学相识直到现在的巫族朋友,阿都拉和拉蒂夫,然后才往“隆盛佛跳墙酒家”驶去,充分体现了一个马来西亚的精神值。



夹克男,张凯恩,阿都拉和拉蒂夫,都是同一间中学生产的同一批学生,只是班级不一样而已。夹克男开着车,一边与友人攀谈,不知觉的便到了酒家,泊好车后,大家并肩的走进酒家里。


父亲给了帖及红包,大家便朝贵宾座坐下。父母亲忙着和隔壁的亲戚寒暄,交换着炫耀的话题。夹克男与友人则坐在一旁,窃窃私语讨论着新郎的摸样。张凯恩好像发现了他们,带着长长的珍珠白婚纱裙飘逸过来,像蝴蝶一样,那么的翩翩起舞,而后面被牵着一位五官标清的中年男子,新郎。


她向夹克男们介绍新郎方强健,美国留学生,现在是一位专业化学师。他们看见了方强健都怔了怔,却依然礼貌的笑着,直到张凯恩拖着方强健到另外一座招待时,他们才对望了一眼,那是一种惊愕的默契,冷汗从他们的每一寸皮肤满溢。


他们都不约而同说道:“眼神。”只是语言有异而已。


整个酒席在很温馨的气氛下结束,直到张凯恩送完最后一座宾客时,夹克男、阿都拉和拉蒂夫拉着她到酒店外的一旁,打算告诉她一个秘密。

“你还记得五年前的那一夜吗?”

“我这一生都不会忘记。今天是我的新婚夜,你们还提这个干什么?”

“我们想告诉你,但你千万要冷静。”

“什么事?怎么说的那么凝重?”

“你的新郎就是强奸你的那个人。”

“。。。。。。。”



她没有说话,伫立着用沉默打发了好久,才挤着一抹微笑:“你们肯定搞错了,他对我很好,你们的确想太多了。”他们也没多说什么,默默的离开了,像是铩羽而归的推销员得不到顾客的信任。


2005年四月二号报纸的封面上写着年轻教师深夜抄捷径惨遭凌辱,内容提到一位男子由于与歹徒搏斗被刺一刀,幸好被两位马来人及时送进医院,才已得救,而歹徒则逃之夭夭,警方会尽快搜索进一步的资料,将歹徒逮捕归案。


女教师为了这件事曾经试过割脉、吞安眠药、烧炭自杀,幸好都被家人及时发现,才保住性命。岁月冲淡了记忆,在经过了一年的辅导及疗伤后她才慢慢的冷静下来,但歹徒依然下落不明。最终,让她能完全克服这一段污点的是,直到她遇到了方强健。



那天晚上她想起了一些东西。她终于想起那歹徒手指上的海蓝色,是因为化学物浓缩在他手指的颜色,那一晚她又看见了那颜色。这些化学物是方强健研究的中心,所以他的手指一直都被这颜色所渲染,只是她从来没有怀疑过这幸福。


洞房的时候,她靠在他的胸膛,她一直觉得这温暖很熟悉,最后她终于明白,那震撼的答案,只因为他在她耳边轻轻的说了句:

“今晚将会是你难忘的一晚。”


张凯恩:“我很喜欢靠在他的胸膛,因为我很喜欢这一种温暖,原来我爱上了强奸我的人,我该不该原谅他?”


全篇完。。。




套在生命的枷锁,由谁打开?

3 条评论:

  1. 你的文章越发的进步了,我觉得不逊于任何马华作家。一直以来都觉得你得小说不咋地(一柳枫的散文可是很好很强大的说)。但这短篇小说《原谅》,我个人对于你的小说有很大的改观。也许你选择离开中文系是个对的抉择。本来是想写在你msn当中留言给你的,不过我想你会比较希望我留言在你部落格上。别忘了你欠我一份评论的人情,还有我的武侠小说,怎么都好,还是祝福你吧。

    P.S:我想你应该知道偶是哪位。

    回复删除
  2. 仁兄,第一次看你写这类型的小说嘞...还担心说你的小说会逊色于散文,但是看完后觉得仁兄果然是仁兄...呵呵..散文小说都难不倒你..
    呵呵...很喜欢你这篇小说,期待你会一直写下去。记得拿你的部落格去参赛"大马中文部落格祭"...

    -wan ying-

    回复删除
  3. 另我想起《强奸犯日记》……

    回复删除

一些话

啦啦啦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