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1日星期六

世俗

今晚,情緒的波動很洶湧,很多問題都絡繹的在微風的熏陶下釋放出來。我進入沉思,我想世俗總是磨滅了好多美好,那是鐵一般的佐證。我開始不習慣這一種實際,我說服不了自己去融入,我被徹底擊敗。以前中小學的生活,讀書補習考試玩樂,那該多好。


我算是一個失敗的二十二,完成了迷糊的學業,猶豫著未來的途徑。其實我們都被世俗的規律捆綁,這是一個死結的誘惑,直到你向它投降認輸。我是一個很有夢想悖論的年輕人,很多想像都在腦海中翱翔,只是我飛不起來。我開始低著頭寒暄,透漏一些不怎麼樣失敗的線索。我可以想像我會成為一位出名的作家,寫寫文章,過著無憂慮的寫意。我也可以想像我不需要太過依靠時間,就可以擁有可觀的收入,可是現實把我捏的很緊,我無法擺脫。


金錢確實可以收買很多光榮。近期,我開始注重一些品牌,因為這是一種榮耀。這是一種間接吸取尊敬的法門,我漸漸青睞這片面的光榮,因為我開始了解這是社會的秩序。


很多單純的思維都被摒棄,把這幼稚的累贅磨成粉末,讓它隨風飄散。飄走的當時,也吹走了好多瘋狂好多勇敢。那是一系列腳踏實地的誠懇,在缺少挑戰的人生中默默埋頭,雖然那是一片頗有前途的天地,只是它不是心靈渴望的懷抱。我想擁抱的人生,是我不想錯過的瘋狂,有好多突破都在沉默中放棄,這不是我想要的膽量。我一直希望我可以做的更加合心意,但我的肢體卻配合不到我的思維,我一直不能完全表達那呼之欲出的含意。


青春像落日的紅霞,可以慢的很浪漫,也可以快的很唐突,一種思維可以演變不同的情景。我是一隻敷衍的小小鳥,在落日中飛翔,那不完美的弧度,我很介意,我沒有用漂亮的度數完成,而只是平庸的飛過,那不是我要的飛行。


突然想念的氣息很到味,在舒服的夜,我突然想念起好多朋友。你們現在好嗎?我有很多厲害的朋友,都在就讀著很厲害的科系,我把妒忌完全浸透在他們的身上。這沒完沒了的對比心,一直在衡量著知識的重量,金錢的容量。這片苦海,我跳了下去,游著逃脫不了的掙扎。


時間沖沖的過,人努力在長大。畢業的畢業,戀愛的戀愛,工作的工作,結婚的結婚。這是世俗的安撫,這是一種循環的規定,任何遠離這方程式的人,都被列為是有問題的人。我不想成為有問題的人,所以我開始被馴服,被練成服服貼貼。我想我的意念總有一天會爆發,那一天將是一發不可收拾,那一天將會傷害很多人,那一天我將會被人嘲諷,也許那一天只是期待的虛幻,我不知道。那是那一天?




鐮刀一直威脅著南瓜的微笑。

一些话

啦啦啦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