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30日星期六

开始

很久很久沒有敲打文字了,文筆像是生疏的親人,見面只是點頭打個招呼而已,好想給它一個紮實的擁抱,卻溫暖不出那一份真情。直到今天,那麼有格調的深夜,不表達一些情感似乎對不起黑色無心插柳的搭配。



我開始很喜歡以前,也開始緬懷一些陳舊的往事,一直努力翻查陳舊的記憶,想陶醉在裡邊,思考分辨兩個在不同歲月裡的自己。那一刻,時間會停在你自己雕刻的回憶裡,而記憶會變成讓你感動的結晶。我開始在想,可不可以一直都活那一段青澀的日子裡,每天都交換青春的氣息。



我開始認清歲月的痕跡,慢慢掛鉤在金錢的壓迫裡,蹉跎日子,交換虛榮。虛榮總是刻畫出親切的滿足感,來衡量你在這個世界的地位。年紀越大,學會的裝飾越來越多,手上開始會浮現一些名牌的時間,電話呢通常有蘋果的味道,衣著還有大名鼎鼎的品牌在那邊醞釀著嫉妒的情緒,而談論的話題也越來越貴重。所以,我開始懂得探討新的名牌資訊,以免出來相聚時才有一些撐場的話題來培養感情。



金錢隨著年齡變得很重要。最近,我發現我漸漸對金錢很注重,這也意味著我開始有了慾望,對社會的一些事物產生敏感,甚至想用錢來擁有它。



社會像是一位出色的馴獸師,把大家訓練的安分守己,在自己有能力的崗位上表演,只是為了要獲得那如雷貫耳的鼓掌聲。我的掌聲在觀眾的流言蜚語中默默隱去,而我開始配合了馴獸師,開啟了輕微的貪慕虛榮。



我厭倦目前生活的規律,只是不能逃離。我想改變是會令人心疼的因素,特別是給我最多溫暖的人。我不想在讓他們失望了,畢竟他們始終看不到我戴著四方帽在那一捲紙前微笑的畫面。這是他們最想炫耀的時刻,卻讓我給搞砸了。內疚一直都滋生在我心扉的一處,一直警告著我,不要讓他們再度失望。



所以,我選擇了工作,安定了他們的心,也讓自己品嚐長大的味道。我還記得那一次把錢遞給母親時,那一種強烈的責任感,並不是壓迫的那一類,而是舒緩溫馨的那一種。



我工作的地方是需要搭一趟船,渡到對岸。每一次在船上,我都喜歡把摩托挪到最前方,因為那裡給我最多瀟灑。看著一望無際的河流及蜿蜒而去的綠樹,想法特別開朗清晰。這時,自由在身上特別融洽,很多壓力都隨著大自然的浩瀚蒸發而去。



我在想我是不是這一輩子都在這裡瞎混過去?我有點不甘心,年輕是揮霍的最佳時期,過了充滿熱血的年齡,就很難盡情瘋狂了。



而我的夢想還在發呆,一點起步的精神都沒有,像是剛剛從賴床的鞭策下起身的小孩,睡眼惺忪的在那裡搖頭晃腦。



直到最近,無意中在九把刀的部落格中看見他為了自己的青春在奮鬥,把記憶裡的年少輕狂,拍攝成電影。我真的被打動了,如他所說:“青春是一場大雨,即使感冒了,也盼望回頭再淋它一次。”我想我要開始淋雨了,即使感冒我也願意,夢想我來了,雖然會慢一些,希望你不要介意。




新的曙光。。。。

一些话

啦啦啦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