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3日星期六

婚礼

呆板的音乐又响起,这一曲单调代表幸福的音乐,我这一生也不晓得听过了多少遍。这第N次的婚礼,我与表弟并肩而坐,恰恰私语研究着新娘的气质和菜肴的酸甜苦辣。



每一次的婚礼,我都会想很多,很多关于人生的疑惑都会在这期间特别浓烈。然而,久而久之渐渐灌溉了我对婚礼的独有见解。婚礼总是被父母催促而产生与岁月对抗的窘态,像是呼之欲出的青春痘,刻意掩饰那蠢蠢欲出的波动,但那股灼热汹涌的尴尬依然在皮肤底下默默地忍耐着。父母常被自己的父母埋怨,用“一大把年纪”的措辞来诱惑,然后把这急迫的关怀发泄在儿女成家立室的大事上。


很多时候,一个人到了某一个成熟的年龄,意味着需要寻找另一半来填补,算是对世俗归纳的交代。那就是我们社会所规范的共结连理,简称结婚。我一直以为结婚是成熟的第一个里程碑,一个叫责任的牢笼把你套着,束缚你的自由,但也因此找到了温暖的成就感,一个为了感动奋斗的理由,像是面包与花生酱的邂逅,黏腻的滋味在牙缝间很难缠,但融化后那瞬间的甜蜜是无与伦比的。有些人喜欢这种责任的权威,也有些人青睐这自在的孤独


婚礼像是一场颜色的竞赛。我不懂得色彩美学,都只倾向于对于颜色所散发出的感觉,然后作出品鉴。在来往的人群中,一副副七彩缭乱的脸在我眼前摇摆,它们都抹上了功力深厚的胭脂,刻意把时间的标记给掩盖。一些妇女们穿上高贵华丽的礼服,用艳丽的颜色穿梭在人群中,尽量表现雍容华贵的美丽。仿佛光亮的色彩是对抗岁月的颜色,她们用色彩绝伦的亮丽,使年龄容光焕发,在这一场色调绽放的礼仪上享受美丽的缠绵,像是冬天的柏油路经过雪花的慰问,把粗糙黝黑的地面披上高姿态的白色衣裳。


一些年纪较轻的女孩则故意把没经过社会洗礼的脸弄的花技招展,欲吸引狂蜂浪蝶。她们把脸颊搅拌了几种不同的颜色,如刻意突兀的艳红,似太过火红的玫瑰过度的招摇瑰丽,显得娇生惯养。还有些适可而止的粉红轻抹,如清晨的玫瑰点缀安稳的露珠,轻而易举地把青春的姿态宣扬的淋漓尽致;还有那些突兀的脸,抹上不均匀的粉末,导致过度的色彩在脸上争先恐后的挤压,一边太浓另一边则太淡,显得太做作,像是刚凋谢的玫瑰红黑混淆的花瓣,令人不敢近看只可远观。


我发现婚礼总会出现一些人在大家享用佳肴时,尽力用歌声挥霍过度庞沛的嗓音。一首首经典的福建老歌都会在此时相续重温。而且歌曲都是围绕着情情爱爱的痴迷,我对歌名已不复记忆了,只记得那异常诚恳的旋律,似那不动声色的老曾盘坐在蒲上碎碎念着。几乎每一首都运用了“我爱你你爱我”的木讷歌词,好像摇晃的企鹅笨拙的步伐。唱的人有心,听的人却无瘾。这意味着时代的代沟,间接交错着对声音频率不同的立场。


也有些意气风发的年轻伙子,把流行音乐带到舞台上间接把整个现场气氛投入了活泼的气息,比起沉稳诚恳的福建音乐,有了几分青春的朝气。跟我同桌的叔伯问我,为什么现在歌手咬字不清晰还可以那么出名,唱的又紧促?赶着去投胎吗?我用贫乏的音乐知识勉强解释,这是现代流行的饶舌,是发泄一些内心狂野的标志性方式。叔伯无奈地摇头,仿佛是对脱节的音乐态度感到尴尬,然后只听见他在一旁轻哼着费玉清的 “昨夜你对我一笑。”


很多阿姨伯父们趁机把握这个舞台,用嘹亮豪迈的歌声来收买对音乐的虚荣心,表达平时难以用言语来平反的情感。我觉得福建音乐比较直肠直肚,像是单纯的小孩用满脸食物的污迹来靠拢馋嘴的食欲。福建的音律带点粗俗的甜蜜,比较市井的音调,通常都和平凡很亲密,也许这是酝酿脚踏实地性格的音乐。


幸福四射的时刻,是当新郎与新娘交换酒精。这举动意味着互相扶持的温馨,他们喝下了责任的分担,然后再用嘴与嘴的亲密接触,来证明心与心的衔接。幸福在这时洋溢的特别温柔,我一直都觉得吻是表达情感最深的方法,例如温柔的吻是体贴的如蜷缩的小猫,激烈的吻是激情的令人憧憬的野性美如狂奔的豹,深情的吻则是两个情投意合的心在连接如缠绵的鸳鸯。


婚礼最放纵的则是“饮胜”时刻,通常都在交杯酒后进行,这是不能被忽视的喝彩。少了这一部分,婚礼就好像少了些什么。我稍微“谷歌”了下,原来“饮胜”源于“饮圣”,是古代相约喝清酒时的描述,不知怎么后来大家把它用来证明豪迈的象征。


这时,司仪会用刻意押韵的吉祥祝福,比如喝香槟夫妻相敬如宾等的谐音,慢慢地带出这“饮胜”的疯狂时刻。大家都会把杯子举高,嘴里高喊着“喝”字,把它拉的长长地,仿佛是谁拉的最长,就是祝福最多的人。过后,新郎还会牵着新娘的手在一座座的宾客上把“饮胜”拉来拉去。这是一种对文化的礼貌,也是配合社会仪式的规矩,因此婚礼是很耗费精神的礼仪。


婚礼的插曲则是亲戚朋友寒暄的话题。他们都会把炫耀的话题挂在嘴边,比较着富贵或知识。他们都把家人的荣耀戴上身上,用语言闪亮。我还记得那位不甚熟悉的亲戚,总是说儿子在外国求学或工作,如何如鱼得水等。外国已经变成了一个炫耀身份的热门话题,没到过外国的就是没见过世面,是比较寒酸的等级。我还是青睐用笑容打发一切的询问,默默地观赏婚礼,不时与表弟穿插几句无关痛痒的意见。


那天,婚礼在气氛融洽下幸福结束。我迎着风,步向不远处的车子,一切思维在构造着我未来的婚礼。也许我要的不是一场婚礼,而是标新立异的仪式,也许我只是想想而已。婚礼,是人生大事,是宣布一个男人的蜕变,也是筹备责任的起点。当你决定不辜负的心态又承诺照顾一辈子的宣言时,那你就结婚吧!


我不只为你披上嫁衣,而且会永远帮你盖上被。。。。。。。。

一些话

啦啦啦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