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9日星期五

发香

我坐在你的身后,冷气吹来,我闻到你的发香。

很好闻,淡淡的橘子香,又像浅浅的柠檬味。

你撩着发,调整秀发的姿势。

而长发藏不透的香气,四溢。

我悄悄地,挪前,在你弄发的那一刻,静静地用力呼吸。

宛如置身在一片花海,已分不清你的美,是味道还是容貌?

那蓊郁的发,那缕缕的香,在你身后偷偷幸福的我。



2011年4月28日星期四

心事

最近,雨水频繁,大概隔三四天就有些雨。

和我的情绪形成一种温馨的对照。


我渐渐走在一堆昏黄的光的地上,埋没的情感似乎在祈祷奔放。

心中的压抑,堆积消极的思虑,像阻塞的马路,水泄不通。


总是在早晨枝桠与树叶的漏洞中,

看阳光照射,慰藉心灵中的无所适从。


而夜晚,安静地,让我一个人躺在地上,

沐浴月光,原来温柔属于黄色。


烦恼太黏,每一点都沾,像年糕。

最后,甜只是诱饵,拐带我过多的心事。



2011年4月1日星期五

再蓝也不美丽

没有主题的天空,就算再蓝也不美丽。我看着一望无际的河流,在风与水之间浪漫交替,心情顿时洒脱起来。近来,我好像失去了一个奋斗的理由,像不断随渡船游移的漂泊物,在水中浮浮沉沉。如果目的是一种催化,那么我的动力该由什么物质来混合?


我似乎忘了梦想,被一种由披星戴月的忙碌和奔波联合的倦态袭击。我是不是该任由它们侵略我那丝苟延残喘的梦想?我预备了一堆理由来安抚因疲劳而滋长的睡虫,在神经里不分层次的渗透,像白蚁不问过屋子的同意而啃噬坚固的木材。


这个月,忙极了。我好久没看到余晖下山的身影,而只看见绛紫蒙蒙的晚霞,抑或是月亮皎洁的温柔而已。我答应过自己每周都要啃掉几篇我精心挑选的散文,可是奈何疲倦总是很贴心的呵护我睡着,很快地,不用五分钟,就安稳地沉眠了。


这强悍的惰性,杜绝了我动力的起源。我该用什么招式来反击?咖啡是我最附有信心的绝招,可却不是每次都凯旋。睡多了渐渐成为习惯,每晚到了那段时间,睡虫就定时造访,温馨地安慰你,“不如休息一下吧,吊颈都要透透气,”然而一躺下,再起身已是晨曦清泠的时候了。我试过很多次,却还是不停地上当。


我该用努力来证明求学的渴望,毕竟太多人反对,造成一种负面的压力。总是隐隐听见一阵喁喁:“你看,都叫你别读书,到头来还不是要回来,真是活该。”我选择的是一条铺满社会荆棘的小路,流言蜚语总是穿梭,而金钱总是最核心的讽刺,所以要用加倍的勤奋来说服反对者的非议。我选中文系似乎是与金钱背道而驰,赚的钱不多,不符合社会价值的准则,所以很多人都避而远之,为何我却撞个头进去?


金钱掌握了社会的生活范式,什么价值都写在衣裤佩戴之中。我看着西装挺直的专业人士,我在想而我该用什么姿势来证明我的地位?商业是致富,最附有根据的效仿,我是不是也该涉猎少许?我总是弄不清利益间所浓缩的诚恳,每一门生意都涵盖些赚钱的技巧,而奸诈就在这时萌生。生存需要金钱,你不骗人人就骗你,尔虞我诈总是在社会的每一个阶层显现,如同阳光下的阴影,再亮的地方都会有缺憾。


我很想长大,很想可以维持独立的态度。但面对一些人,一些事,我还不能游刃有余地去处理,如同我一直弄不懂为何人与人之间总要去欺骗、去获取利益,而且最亲的人也如此。望着清澈的天空,没有任何痕迹的蔚蓝真惶恐,也许人与人需要一点欺骗来调剂,但适可而止,因为这是人生,要承受一些因金钱的利益或感情的纠纷,而蒙蔽良心的压力。社会是猛兽,一不小心就会被淘汰。尽管我很诚实但也要学会如何欺骗,因为这是社会的规范。


最近睡多了,内疚感越深。我必须实践我的努力,尽管路再难行,我也需坚强的走下去。把书读好,总会有出路,尽管赚的少,但至少满足了脆弱的心灵。我相信每一片蓝天都有遗憾,再蓝也不美丽。



天空终究需要云来点缀才美丽。。。。。。

一些话

啦啦啦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