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2日星期五

孤独

孤独是需要学习的吗?还是与生俱来就拥有的天赋?黄铭那天一个人去唱K了。他似乎对孤独的掌握很有一套。一个人看戏,一个人吃饭,一个人走在公园里吹冷风。他不是没朋友,只是约人是一件很费时又费力的事,况且朋友们都各有天地抑或是忙碌加班。而且朋友们很爱嘲讽,记得那次他开着车,被朋友笑开的慢像老态龙钟的老头。他沉默,却耿耿于怀。


那天,天气明朗,太阳热情的召唤开心的情绪。黄铭询问了朋友,没有人闲暇,他一气之下独自驾着车携带阳光去唱歌。没有人滋扰的国度,最为写意,他自豪的笑:

“孤独是我的倔强。”


他握着方向盘,跟着收音机里的旋律,哼唱。他想着待会要宣泄的曲目,在脑海里整理一遍,其实也不用刻意去筛选,反正都一个人,想怎么天旋地转,翻天覆雨都无所谓。黄铭抵达,选了一间较小的房间。他点了几首摇滚歌曲,阿信、五月天还有陈奕迅等等。小小的房间内,他尽情地翻滚、歇斯底里、深情一一地诠释自己孤寂的心情。但心里总觉得还是缺了点什么。


约莫两小时,喉咙开始沙哑,他揉了揉眼角,顺着到脸颊,咦,怎么湿润的?离去时,墙畔朦胧的灯,映出地上的黑影,有一种淡淡的忧伤,在心底深处渲染开来。到底是怎么了?一向钟情于一个人的他,却感到一丝云淡风轻的惆怅,在心低酝酿。他不多想,付了钱,取车,然后把车开到路上。他反复思量,这股伤感是怎么一回事,一向把自己训练的强悍的孤独生病了吗?还是那晕黄的灯光,还是那隐晦的影子,把这缕情绪延展开来?


水泄不通的路上,青灯了,车子还是缓缓前行。就在第三次青灯后,黄铭的思绪还在漂泊,意识上车子是随着操控龟行,却没注意到隔壁一辆淡青色轿车霍然超越,在转弯处与他车右角的保险杠轻微摩擦。这时,黄铭才清醒过来,他不知该不该停下?对方的轿车似乎挺严重,拉扯了约莫两尺的裂痕,而他的车只是杠边凹凸了些许,不严重。汗水涔涔地流,心是凉的,后面的车笛声不住呼唤。不管了,他猛踩油门,撤为上计。黄铭看了看车后镜,那辆淡青轿车打讯号停下,他换了换气,仿佛放下一颗大石头。这到底谁是谁非,不知晓,他不想谈判,不想理论,所以他选择一走了之。


就在黄铭平静了心绪后,他看了看隔壁的座位,不禁呢喃:“如果有一个人在身边多好。”





我的心是一张长凳,等待你来坐下。



一些话

啦啦啦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