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2日星期四

追不追?

又是新的一年,这意味着我离开世界的脚步又近了。我这样想或许悲观,但我无法用乐观的角度去体谅这世界了。真的好久,没静下心来好好地书写了,忙不是借口,而是我规划的时间里根本没有创作这事项。我忘了阅读的最终初衷是想凭借文字的力量去理解、去书写这世界的种种感受,而这些事是用话语无法好好地诠释。


写作仿佛理我越来越遥远,我无法准确勾勒深邃的文字世界,是因为我的经验浅薄,不足以去衡量这世界的重量。我突然有股冲劲想去流浪,去填补内心的虚无,去经历阳光与雨水的波折,用心去触摸大自然的一切一切,去实践疯狂却又卑微的想象。然而这仅仅是一个海市蜃楼的念头一碰就碎,那么做只想平反日复一日规律的纳闷而已。


读书也仿佛像浮沉的浮萍,在尘世的汪洋里怀抱着一颗冀盼能靠岸的心。坚毅的心经历了时间的蹉跎,只能让心更坚定,守护着心底一个小小的奢求,毕业。我从来没有正式的毕业过,看着同学们一个个戴着四方帽莞尔的模样,我的心被一股嫉妒的激流横冲,渲染身体的每一层肤质。如果那时候我不选择停学,现在穿着毕业服的应该是我,在太阳下笑容满面。我一直在想,这一生的事,是我的事,还是大家的事?我无法再像之前用叛逆的方式去干一些我想做的事。我是否能跨越过家人的感受,亲戚间的芥蒂,社会间酝酿的鄙视,到达梦想的彼岸?人长的越大,顾虑的东西也不断增加,像不断撑涨的气球,总有一天承受过多而不能负荷,会因为膨胀而爆裂,而做出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事。


我该不该坚持着离去?追求那微不足道的梦想?

一些话

啦啦啦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