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10日星期六

阿英

<!--[if gte mso 9]>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三更了吧,屋后大伯公诞的唱帮终于结束了一夜的筹演。我在房里听着班得瑞,那纯音乐抒情的旋律,宛若花瓣一片一片在脸畔轻轻地滑落。今夜,我想起了Uncle说的话, “去追她吧!男子要主动一点。”

她是谁呢?她是我工作左近咖啡店老板的女儿,中五了吧,我不晓得,我好像有问过,可是我忘了。她的名,好像是阿英,我也没问过只是听一旁的人们如此唤她才得以知道。对于她的一切都很模糊,都构筑在“好像”的意识里。我已不记得我们多久没“正常”的说话了。每天都围绕着一句沉闷的谢意和赏心悦目的一瞥,我埋怨我的懦弱总是无法开拓一些话语,让彼此相处的气氛可以融洽一点。我在想是不是那一次促使她的冷漠。那日,我走进咖啡店,有个年轻人在旁戏说:“阿英,你的男朋友来了”。我瞥见她那涨红的脸红得像红龟包,其实还挺可爱的。是否这样她才常摆着一副紧绷的脸,仿佛把一切的欢悦隐藏,深怕一丝喜悦的表情就会引起年轻人的轻浮调戏。这或许是委婉的自我慰藉,沉默地确认了我的魅力,她是对我有好感的,只是耿于别人的谣传,才对我生了避忌。也许,是我想多了吧。

几乎每一天,我都到那儿买下午茶,而且差不多每次都一样,两包热咖啡一包纯热咖啡(Kopi O)及美露冰。日子久了,她都记熟了,每次看我走来,便挺起四根手指问我是不是,我点头应了声“对。”她便捻起过滤网熟练的拨开盛着热水的铁桶然后将水舀向网装进杯里,把滤网拉高放低,便搅拌再搅拌,直到咖啡与热水溶为一体。这姿势轻巧利落,像鸟儿轻盈地落地也像蜻蜓点水的优雅,一气呵成的温柔。

阿英仿佛把心情都泡进下午茶里了。咦,怎么今天咖啡的分量特别多呢?也许今天的心情和温煦的风相得益彰吧,便把过于愉悦的情绪舀进了咖啡里,让Uncle们有了借题发挥的隙缝。

“鸣仁!今天咖啡怎么那么大包?小姐看到你小鹿乱撞了,刻意泡多一点哦。”

有时,阿英不在,她妈妈代泡,是刻意或是不小心弄多了,也促成了Uncle们玩味的话题,并且百说不厌。“Untie看来对你有好感哦,想把你招做侄婿,好吧下次我帮你做媒跟Untie讲一下,把你们两个凑在一块,拉埋天窗。”

我说Uncle其实不用客气的,这样我会很尴尬的。Uncle拍着退“哎呀,年轻人不用酱害羞啦,下次我有去我帮你讲,没有关系的,请我喝一杯咖啡就行了。”

Uncle一意孤行,我也微笑含糊地咕哝过去了。Uncle们话语像活水,绵绵不绝,你一言我一语穿插在灼热的午后,喝着咖啡随意谈吐着,总算也打发了积蓄在心中的毛躁。偶尔,阿英冲泡的明显比以往少了,Uncle们似乎察觉到,“哎哟,怎么今天的咖啡那么少?大概是心情不好吧,会不会是功课没做好被老师骂了?还是失恋了?还是。。。”我只能说,Uncle们拥有丰沛的想象力来勾勒这喧哗的世界,这或许是造就了他们乐观的法门吧!

阿英是这一带朴素的环境里,一幅美好的景致,成了我硕果仅存的安抚。她长的挺标致,亭亭玉立,有着少女该有的曲线及富有弹性的肤质,及那诱人的修长双腿。她皮肤略黑充斥着大自然里酝酿的野,在她身上我总觉得有一股一般同龄女孩所没有的的坚韧及成熟。她放学后都帮妈妈看管店,然后打发着Uncle Untie们的流言蜚语、八卦及寒暄。有时我刻意放缓脚步,端详着她孤寂地坐在柜台上用手肘平躺发呆的模样,蹙着眉,眼神望向不明的远方,心事重重地透着一丝清秀的幽怨。

我总是压抑着心里的话,想对她说其实她笑起来很好看。我仍记得,那一次的一抹笑颜,是那样发生的。万里晴空,微风,我在等着她冲泡咖啡,也在心里琢磨着待会要充当的客套话,要简洁有力,要命中核心。我也忘了说什么,然后她笑了,笑容甜美令我印象深刻。笑颜荡漾似沾了水的纸巾迅速湿透,焕发着一种甜蜜的视野,有蓊郁的花丛在欢舞,有迎风的小草在轻抖,有蝴蝶在施施然溜达,而布景则是蔚蓝的天空。心湖像被一颗小石子弄皱,轻荡。不巧,她也是束着马尾,秀发纤长直至肩膀,总是摆着一副期待纷飞的姿态,在向往着风与自由。我想她也不愿永远把青春蹉跎在这乡村,做个咖啡妹吧。也许,她在伺机向外面更辽阔的天空翱翔。

阿英会不会喜欢五月天呢?她喜不喜欢阅读呢?她会喜欢喝咖啡吗?对于这一切的不确定性,证明了我们的陌生。或许,我仍青睐着以一种混沌的状态去缓缓品尝这朦胧中的风景。我们不需要太熟悉,让这一点陌生与距离,勾勒我的想象力,把她虚构成一种真实的幻像,让纵横的思绪放逐到梦幻的横流里。

我想,也许我应该主动一点,找点话与她聊聊了。



余晖与油棕的亲密,是云朵们艳羡的相遇。。。

2 条评论:

  1. 直接问她喜欢听谁的歌咯 xD

    回复删除
  2. 哈哈哈~~你就直接找她聊聊吧!

    面对着喜欢的人,就要勇敢一点。
    早前看见朋友post在面子书说的:
    “足球队一样有守门员难道,
    您就因为怕失败而永远不射门吗?”

    或许她每天在泡kopi,就是在等着你踏出第一步!加油吧!
    ^__^

    回复删除

一些话

啦啦啦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