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1日星期二

428(一)

    那一夜,我对着电脑,面子书上充斥着428前夕的新闻,黄色与绿色的背景及内容,在叙说着正义与清洁的斗争。我在想,去抑或不去?去意味着我需要准备一些勇气一些话语及承当一定程度上的风险。不去,我也可以像上次那样草草在面子书上上载一张表示反对的照片,沉默地表示支持,好歹也勉强概括了这份心意。
 
   心中不停地挣扎,而且明天依旧得工作,有很多事需要处理,再不做深怕赶不及。这念头粘附在脑中,直至余晖将逝,进浴室冲凉时,拧开花洒兜头淋下那一刻,突然一股觉悟的情绪冲上心头。心想这难得的聚会,要经过多少故事多少牺牲才能促成的?况且这次不去下次是否还有如此浩大的盛会,渐渐地思绪随着水滴落向脸颊衍生成勇气。这一生是时候做些有意义的事了,我不能再搪塞一些理由,放纵自己说还有下一次了,下一次又下一次,我的坚决始终会彻底瓦解。梳洗完毕后,我向老板请了假。

   那夜,我睡不着,很懦弱的以为明天会有生命危险,所以始终着灯看着梁文道的书,想凭借他的哲学思考开解我内心的恐惧。有一篇散文的开头写道:“因为人总是伤害人的,所以人不能避免受伤害。”我想似乎有太多人被无辜伤害甚至致死然后不了了之了,之所以不能避免,所以需要公正的存在来平衡伤害的程度,让牺牲者泉下有知也让再生者可以把信任的心投进社会的范畴里。柏拉图曾说过有一个理型的世界存在,而现实世界只是理型的影子,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理想中的政治制度,而当我们的理念渐渐一致,我想,斗争就开始了。所以,我想出一点勉力,而冀盼社会会因为这一点力,会有一点点的改变。

   第二天,晨曦,我与叔叔搭了晨班车到吉隆坡。昨夜迟眠,所以上了巴士再继续补睡。然而睁开眼便看见巴士司机正眉头紧锁的在咕哝:“道路全部被封锁了。”绕了几段路,我们决定在左近的蒂蒂旺站停下,乘搭轻快铁到杭都阿,再步行到茨廠街与姐姐和她的友人会合,最后才来到KLCC公园参与反稀土的聚会。不久,姑丈也陆续抵达加入我们。现场,我看见了青一色的人群在柏油路上躞蹀,那时候还早,人群涣散似乎还没到齐。路旁有人在派黄与青的彩带,因此我便向他们索取,再分给叔叔们。我把它绑在背包两侧意味着这次聚会的参与和精神。

   须臾,我渐渐听见呐喊声:“不要稀土!不要稀土!!!”我们便跟着一起呼喊,喊了一阵又停止,似乎正储蓄着更大的精力,好让在最靠近独立广场的距离内爆发(我指的是音量的爆发)。一些人拿着布条而内容渲染着稀土的后遗症,及一些遭受辐射的畸形儿童的图片。还有一张政治人物的肖像图(以免被政治对付所以没附名字)在红砖路上让所有经过的人群忍不住踩踏,我也悄悄地环顾四方,察觉别人踩后没事我才向前伸了一脚,算是宣泄了我的怨愤。

   我蹲在附近喷水池旁的阴影下纳凉,叔叔们则在一旁观看稍作休息。霍然,我们又听见不远处传来阵阵更猛烈的叫嚷声,便走向发声处。这一幕震撼了我们的视觉!如此庞大数量的阵容我以为只有在三国电影里配合特效才有的视觉效果,没想到能亲眼目睹。人群身穿青衣从另一向路口走来,汹涌的步伐,高喊着反稀土的词句。烈日下的青像是款摆的野草令人艳羡的特质,宣扬春风吹又生的倔强。我们站在人群畔稍作等待,想到了安全的距离才参入游行队伍,大家都汲取上一次聚会的经验(从网上、报纸、杂志)以免被抓都显得小心翼翼。不久,人群的步履渐缓,因为眼前的路被警方封锁了。警方列队成三行,手护着手伫立在前方的青红灯边禁止大家向前迈进。我也拎着相机伺机向前捕捉了一些好镜头。然而经过了一阵谈判与喧嚣,警方似乎无法妥协,人群只好换向另一条小径。我们也在安全的范围内渗进队伍,然后沿着泊油路走去,时而呼喊口号时而停顿,还有喇叭声在适宜的停顿中响起鼓舞人心。蔚蓝的天空下有国旗在飘扬,缄默的国旗似乎很具意义。我总为电影里所宣扬的爱国情怀,那打完战后军人们在一旁随着旗帜升起摆着敬仰的姿势的情景所触动。想不到这一次,我在现实世界里感受到这份感动,不禁有股热流在眼中萦绕。



                                            一位鲜艳夺目的支持者。。。
 













  旗帜飘荡下,抗争别具意义。。。

2 条评论:

  1. 怎么没有提到我呢?哈哈。。。好久不见了,没想到再见你会是在那么有意义的一天。

    回复删除
  2. 很贊~我也去想參與..~

    回复删除

一些话

啦啦啦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