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0日星期日

理由

   相对于稳定,我还是钟情于毫无章法的不定性的生活方式。每夜我都在试图把月光的皎洁放在心胸,借以慰藉那无所适从的忧伤。从何时开始,我逐渐发觉说话不足以表达心情时,我把一切的迷惑秘密以及所有值得纪念哀悼的事,都把它们提炼成文字,以蝴蝶飘曳的姿势排解那日积月累在心中的犹豫。那散落在键盘上的痕迹,是思维跌落的哀伤证据。

   心情很凌乱,像充斥在半空的炊烟,无可捉摸。我在想我所做的一切会不会太迟,会不会伤害很多人,会不会引起他人的斜视?而这想法似一块沉溺的石头掉入一滩深渊,毫无两全其美的解决方式,而为了将伤害减至最低,我妥协于将读书的日子迁延到明年了。

   我想道歉那些应该道歉的人,不外乎就是那些亲戚亲人们。他们被我任性的举动拨乱了阵脚,本想应该很有秩序与稳定的将我安放在你们的生活设想里,过个有笑容有幸福的日子,但这所有的预料都被我给搅乱了。我懂得你们所流传的流言蜚语,在批评着我肆无忌惮的任性,但没办法因为我无法改变心低为知识所引起的骚动,像青春痘那般火热。

   我开始明了,学习是一种置于死地而后生的诠释。我把世界荒废了,就好像禅师所说的把你杯子里的水清空,才能有空位容纳别人的心思,所以我变得有点颓废有点消沉了。就待我逐一把内心里困惑不解的思维理清吧,让虚无暂且占据我的心怀。而当你有意无意中发现了我空洞的眼神,那失了魂的皮囊,请别把我挽回,就让我继续颓废下去。我答应你们,我会回来,做回应该乐观幽默的我。

   也许,我将来会是个落魄的人,但我也愿做个有内涵的落魄人。在生活与知识的汇聚中,我开始节制我的欲求,我有太多不需要的东西,却试图从这些不需要里酝酿一些好处,但却一无所获,反而剥夺了我更多的时间。我想我需要更有效能的安排我的阅读,用更深沉的省察角度去剖析文字里密集的涵义。

   我开始向往伟大文明所遗留的精神传统,我想从中觉悟生命的意义,想从中得到一种生活态度的了解。梁文道说我们做人过生活不是别人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那是不值得过的生活,值得过的生活是大家怎么做,我们并不是说不可以照着做,而是我们就算做了,心里清清楚楚知道我们的理由在那。

   我想我找到我的理由了。


我看着星空,心里浮出一丝内容,是一种理由的涟漪。。。。

一些话

啦啦啦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