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8日星期日

生日领悟


   怎么说呢?其实我有点害怕这一天,从何时开始对岁月敏感,从孩提时期到小学、中学、乃至于大学,从来没有一丝对时间的眷恋。那时候的我大把大把地挥霍掉满溢出来的时光,也许当时我还未意味到不浪费的岁月里应该追求些什么。并不是说,我现在就懂得去珍惜、爱护时间,而是相对于当时我更认同了时间的有限期。每一个人都有一个finitude,每个人的岁月都是有终点的,我终究会死去,所以在有限的时间点上我应该设置一个生活的机制,去凝视自己去培养自己的眼睛、耳朵、鼻子去感受真正有价值的东西。

   也许过去的二十三年,我都还未准备好,准备去接受这个社会与现实。我总是草草的念完,小学、中学、学院。这段时期里,我总算有了知识的基础,中规中矩的跨过每一个阶段,并不是说这一些日子我都沉溺在挥霍上。我有努力过欢笑过,也建立起乐观的友谊关系,只可惜对于价值的认知上我仍然平庸,我想如果那些年我早已认识梁文道、杨照、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斯多德、达尔文、弗洛伊德等等,也许我的世界就会有所改变,也许我看待世界的角度会有所不同。

   面对伟大的知识产物,梁文道说要懂得谦卑,我们是何其渺小,我们是何其有幸去领会他们所遗留的智慧结晶。而我却深陷在高傲的氛围当中,有一点犬儒的感觉在内心躁动,而且是罗马式的。我深深为此而焦虑,我开始鄙视人为何要这样去放纵自己去受为金钱所奴役,一直活在金钱的计较当中。我开始鄙视那些政治人物,他们何德何能去治理国家,他们懂得政治哲学吗?他们只是一些较为熟练的诡辩学家而已,没有内涵没有深厚渊博的知识基础。

   我变得骄傲,变得沉默,变得不知如何去面对现实生活。我甚至变得郁郁寡欢,不晓得该与朋友、亲人、亲戚说些什么,因为他们不知道杨照不晓得梁文道,于是我开始也鄙视他们了。我鄙视了身边的人,为什么他们总是那么庸俗,而显得我特别清高,像是站在阳台上看穿了世间的俗气幼稚。

   今天十月二十八日,总觉得要给自己一份礼物,所以搭了晨巴去了商务书局,给自己买了几本书,我买了书走在喧哗的厂街,猛烈的阳光透过屋顶的缝隙洒下细碎的光痕,我走在路上看见情侣、外国游客、还有脸带狰狞的外劳,我沉默地步出,心上莫名地多了一些细微的孤独与恐惧。

   天气过于滥情,诱得我汗滴淋漓,我绕进了附近的中央市场,去吹吹冷气。我停在Old Town 里,点了杯白咖啡,捻了其中一本是杨照的《我想遇见你的人生》来阅读,是他写给女儿的回忆录及一些叨叨絮絮的观念及价值。里面有一则小故事,是他写说女儿与她的朋友上游泳课的事,她们学习时不认真所以被老师冷落在一旁,杨照知道后狠狠训了女儿一顿,而下一堂课她的确不敢马虎了,但是她的朋友依然吊儿郎当,杨照看到女儿受委屈的模样,她不晓得该去陪伴朋友呢还是乖乖学习?而杨照突然想起既然他年轻时把情义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他也不希望女儿为了去讨好老师而去牺牲友谊,他宁愿女儿在未来把朋友看得比讨好老师或成为一个好学生更重要。

   说真的,我的眼眶有些湿润了,我发现我把知识看得比朋友与亲人还要重要了,为什么?过去流失的时间飞逝了,我追不回了,所以我汲汲营营的摄取大量的知识,想要弥补回过去的空洞。

   我想说的是,对不起。不该迁怒于你们或社会,是我自己没准备好,任由光阴流逝,把最美好的中学、学院岁月挥霍掉,至今才匆忙恶补失去的价值观。我不该鄙视你们,我不该在相聚时沉默高傲,我想我应该学习如何适宜的抽离身份,抽离书籍与现实的界限,与朋友相聚时有应该有的姿态与无厘头,而阅读时该有的严谨态度。

   也许在价值的认知上,我会有错的领悟,是杨照拉了我一把,而不至于跌入虚幻的犬儒主义里。桑德,micheal sandel在讲堂上说过:
“一旦你从新的角度观察世界,一切就再也不会相同,或许你有可能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也有可能让成为一个更糟糕的人,或者至少在你变得更好之前你会先变差。”

   真的,对不起。这是我生日里最有意义的领悟,我相信这应该不会错。


 祝我生日快乐。。。。

一些话

啦啦啦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