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2日星期六


枯萎的笔迹,像蔓藤在伸手,
跟随着你在慢跑,像蜘蛛的手脚如此诡异。

曼妙的距离,是俯仰天空的颈项,像复印机般,
一闪而过,你的,那毫无生气的笑容。
在“卡”一声后流失,把小鸟的飞翔唤进我的耳里,
听见呼吸,是昨夜的梦,在比拟深邃的景色。

把野花的摇摆,记录在你的嘴角畔,用比喻的方式。
或许勾勒的分量,只可以端在盘里,品味一个晚上。

是什么红色的,
在地上,
在天上,
在心上。

如果,言语囚禁在木鱼里,诵出优雅的符号,
掉在摄氏十九度的氛围中迷失。
夜晚是否,
可以让它,伫立?让经过的路人,抚摸?

它,流失在霓虹灯出,
在路旁,
在街角,
在窗外,
只是,
却没有在心上。

啊,红色的你,黑色的夜里,只有
眼睛,
耳朵,
鼻子,
唯独没有你。

一些话

啦啦啦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