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7日星期四

全盤錯誤的美

         一天、仿佛過了好久,像歷經了許多事。1210日、準備已久的報告終於在課堂最後十分鐘前呈現了。等了三周也輪到我了,我原以為這一次又會因時間不足而延後,怎知還是輪到我了。一直勉勵自己不緊張、不緊張,但心跳還是交響的很急促。

         當我誤以為會延後時,上了個洗手間,一進來陳老師便點了我的名字,說待會將輪到我。我頓了頓、倒是有點興奮,其中亦夾雜著絲絲不安與緊張。我帶著些微顫抖及馬來西亞道地的的口音、快速地把報告說完了,由於這是首次在異地呈現,為了掩蓋自己的慌張及膽怯,便簡潔地把內容帶過,不敢加以延伸。我總預感著這份報告會被糾正,卻沒想到會被糾的如此徹底。這於我美好的想象可差得多了!總幻想自己胡亂詮釋後,陳老師會因我的想象而訝異,會嗎?然後我再趁機邀她吃飯,順理成章地向她表示謝意。但事情完全顛覆了我想象中的橋段,之後我不斷想被徹底否定是該驕傲還是悲傷?

         當我開始準備報告時,朝的方向是對的,但卻覺得過於單調,不能于我近期所思的哲理契合,於是便把它轉換成自己的詮釋,我到底想要證明些什麼呢?讓同學們認同我嗎?抑或是我正追求著這份錯誤?這份否定雖是預料之中,但我仍堅持延續下去,以彌合近幾個月思考的脈絡。卻恰恰沒料到竟錯得如此徹底,報告有兩部分,第一我已準備了被批改的心思,但第二部分卻出乎所料亦被全然否定了。第二部分則參考了一篇論文,這使我反省不能再輕信一般論文的品質了。我延續這份全盤錯誤的情緒,竟發現使我悲喜交錯的幽微閃爍里,在失望的黯淡中有著愉悅的光束點點綴綴。那是美的經驗嗎?這錯誤竟如此地美麗,像一場夏日的雪花,暫時融化了心中的炙熱與傲慢。

         我紓解了沮喪的理由,或許真讓我失望與疑惑的卻是,世上的意義是否奔潰了?仿佛在意義中怎麼去詮釋、都無可無不可。我亦整理了自己的思想脈絡,原來思維在黃大俠的點撥下進行了第一個顛覆,再經由黃二俠進行第二次轉折,那所謂的人生意義仿若變得更加輕盈流變與自由了。但自由並不如預想中好,因為自由即表示失去了標準!這報告的全盤迷失,似乎讓我感覺一整個學術體制的指南壓在自己身上,我放縱自己的想象和詮釋,卻因過於自由而偏向無限上崗則遠遠偏離了答案的終點。回想起之前的每一份報告,里面的內容也都這般迂迂迴迴、主題仿佛沉入水里若隱若現,在海平面徘徊,而顯得渙散了,猶如一個流浪詩人失去了家鄉。記得米卡也曾說:“你的內容沒重點,但卻錯的很不錯,敢於以不同的層面來分析,是值得鼓勵的,因為錯的越多,學習的相對更多。”米卡道出了我的解釋才氣,但在能解釋背後卻無生命的共鳴感,像落空的靚麗軀殼。我想這也意味著自己不斷用高深的哲學、理論去唬人,表面上咄咄逼人,卻無法觸動他人的心。眼望最近開始冷冽的氣候,刮著貌似菩提樹的葉子,片片搖擺,似乎在嘲笑我的冷漠,在冷風的嘲諷下更顯得諷刺。

         然而,我發現自己一直想理解的作品僅是自己心裡的面貌,而不願接受“對”的理解,只想湊合與我類似的觀感。或許我想找的並不是問題的答案,而是藉著每一次呈現述說自己的想象與放縱,因此必須用後現代的態度、徹底而獨特的視角去論證和爬疏。或許一開始我就設想這份狂狷的姿態了,我是怎麼了?那麼迫切要炫耀自己嗎?那自以為獨特的眼光?那是控訴嗎?控訴意義的凋零?無法泯除心中的焦急與傲慢,總認為大家缺少想象的維度,那一板一眼的隨著學術、論述、理論或文章,沒有遞進所謂的生命感、存在感。這些扎實、穩當、邏輯的答案,卻不能拉近彼此的疏離,而是設了一道道堅硬無比的墻。

         雖然學術的認知是對的,但我仍不能信服,不能妥協於自己心靈中的掙扎與矛盾,它于我的生命有何關係啊!我是怎麼了!一直在重估價值,重估價值!是對是錯?我都快混淆了,看著混沌無垠的夜天,大的輕盈、黑的明朗、而不歸的路仍然很遠很遠,如這全盤錯誤的美。。。。。。


















看不到更加美麗?

1 条评论:

  1. 嘿,我是小旅鴿(雖然沒有用筆名了)。真的好久沒有聯絡,近況如何?我們通過電郵聯繫吧。我的是 jt.cheow (at) gmail.com. 目前沒有部落格(除了你看到那個,都是轉載自己在報紙的評論而已)。你呢,目前在台灣?

    建廷

    回复删除

一些话

啦啦啦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