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3日星期三

三首川流不息的微光



《把頭髮放下的小女孩》

我看見靚麗的時間,
分化了還未進入雕琢的年齡,
那麼委婉、柔和,
宛如一卷煙雨的落款
風風雨雨,更更迭迭
把頭髮放下的小女孩
放下時光的羈絆,
左右空間的維度,
如此精緻的想象,
像寫景的詩人
投靠的比擬,
啊!過於青草、緩風、鞦韆的拉扯,
一扇沉溺的窗,捕捉光影的皺褶,
那放下頭髮的小女孩



《注視》

承接無數掉落地上
走動不便的幽光,
曲折拐杖,沿著迷宮的迴圈
一步一步拉著蠟燭即熄滅的姿態。
軟化、堅硬、純潔、污穢,比比皆是的憂傷,
沒有力道反駁凋零易碎,
所謂的春風,
只是最後一絲站著等待無聊的注視




《下魚》

魚是雨的隱喻,
怎麼用腮吸納疏落的細雨
跳躍是風的舞,
舞是坐下的閃電,
每一滴魚,
每一隻雨,
穿梭建築與建築間,
流露了一場異曲同工的演奏,
曲曲潮濕的禁忌,
而不被解開的動聽,
是沒了呼吸而不能掙扎的魚
還是冰冷而不能飄落的雨?

1 条评论:

  1. 下雨下的大,腥味越難聞ler,加油~~~~~~!

    撐傘人

    回复删除

一些话

啦啦啦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