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3日星期日

棕榈•人生






风雨吹拂两片,沾着露珠的荷花,
鸡啼声焕发了昨日的倦态
在摄氏27度的晨曦,辗转新的劳累。

你用了六十年的日日夜夜,
灌溉了一个人人生的点点滴滴。

纵使,到了夕下的岁月,
仍不放弃油棕的爱恋,
积蓄了数十年的手势,
熟练的把一根铁柱插进一粒粒的果肉里,一抹坚强的涟漪散开,
安详又坚韧地放在黄金分割的位置上,屹立不倒。

在罗利(Lorry)十尺处徘徊,调整油棕的秩序,
一粒接一粒,用优雅平衡的姿态,
拼贴成稳固的弧度,
在回忆的路途里,不会落下。

你把头巾扎在印堂上,吸纳烈日的鞭挞,
日复一日,用了半个人生的气力,
无论风雨、无论日晒,
终为了一口咀嚼的感动而不停摇摆,
如棕榈叶,在高空轻轻晃荡,
那是记忆拖曳了眼泪的长度。

如果风不再吹,要如何促成生命的流动?
在流失的流动里,你尝试挽留一些循环,
劳累充斥着脑海里的黏腻滋味,
在舌尖上感受,一场失去的年华,
让阳光、雨水、汗水、泪水在日复一日的常态中,搁浅。


2 条评论:

一些话

啦啦啦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