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9日星期五

三马


         今天课上到晚上九点钟,从光华西辅楼出来雨已停,视野清澈无比,地上一片湿意,没想到上海的初秋已那么冷,雨後似乎愈冷,骑着单车双手冻得快僵硬了,不断摩挲吹气取暖,路过北区篮球场旁的小湖畔,又见那只优雅的猫,婉约地坐在那,与我相对望,经过时对它喵了一声招呼,心想真美的猫啊。

         洗完澡,把最近一直想写的片段试图唤起,像播放一片黑胶唱片的乐曲。故事久矣不免残缺,但反正就如此在我回忆里荡漾了,是我的真实。我想起朋友C与J,或许他们也已在社会轨道上,忘了我呢。其实我们并不常混在一块,也没多大的跌宕与风雨,但无可置疑地他们确实走入了我心中,如一道平凡不过的风景。

         他们是我中四、中五的同班同学,依稀记得两人是坐一块吧,或坐得近,似乎总是形影不离,似两棵仙人掌相濡与沫,我想由于都住在另一小镇而从小就熟络的因故吧!C偏高,脸上受了青春雕塑留下的痕迹,头发如街头霸王那美国空军、刺向天空,且爱讲话,喜欢在人讲话时插上一嘴。J呢也高,但由于体重重心低所以不太明显,他眼珠有点‘晕眩’总不晓得在看那边,脸颊旁有两颗小包子微微突出,头发卷曲的很偶然风吹不太起来,显得有点单朴与讨喜,那些调皮的女孩们喜欢捏他的双颊、拍抚他的头。他们在话题上总搭得上我,不知为何我说些什么有的没的,都很捧场的笑,让我的幽默在他们的鼓舞下形成了开朗、积极的形象,这正是我当年想呈现予大家的——开心果情结。

         在中五时,我成功考获摩托驾照,而且笔试、实践一次通过,颇有成就感。之后,我便堂而皇之的骑着家中的黑色摩托EX-5去上课,迎着刺骨的晨风,让瘦小的身躯、傲慢的心迂回在那年的路途里,睥睨那些仍走路、骑脚踏车上学的同学。过了一段时日,骑摩托上课已成了我的日常,一天放学在校门口遇见C和J,问我能否载他们去巴士站赶搭巴士。巴士站与学校有段距离,步行的话确实较慢,便率性答应,但一人一趟挺耗时的,于是我建议可以试试看同时载两人,俗称‘三马’。他们听了很是惊讶,一再向我确认是否可行,我带着笃定而跃跃欲试的微笑表示我的信心与诚恳,他们脸上挂着紧张与雀跃上了后座,像是游乐园买票进场,要经历一段好玩又刺激的游戏。由于朋友J较重坐最后边,只见轮胎的弹性明显地起了作用,沉了下去,与马路亲密厮摩,保守估计三人的重量约莫有160公斤吧【J贡献最大】,对一台摩托来说算是超负荷了。我启动摩托後,使劲地把扶手握好摆正,但后面过重像一只堆了过多货物的驴子懒懒散散,显得摇摇晃晃。我既忐忑又心怀一丝快意、专心一致的看着前方,慢慢朝向巴士站的方向驶去。他们紧握后座的握把,在后座自得其乐如同坐云霄飞车般放怀大笑,这快乐与阳光彼此渲染流下爽快的汗水。当时我们都没戴头盔,都乐观的以为警察叔叔吃午饭去了,幸运地并没遇上,顺利地抵达。

         此后,两人食之味髓,渐渐成了习惯,每日放学後我们都开启了一场‘三马’的旅途。久而久之,我开始厌倦了,但又不知如何开口说,便试图逃避,一放学後便想立即逃走,但C在放学前就神出鬼没地出现我面前,唤我‘仁,走咯走咯!’我婉约说好,心中已筹备着数种潜逃计划,一放学我利落的逃开他们的视线,迈开小步、碎步、大步直奔,一度还为自己的英姿沾沾自喜,但竟想不到C已站在我摩托停放处悠哉的与我挥手示意道‘走咯!走咯!’这次后,我开始把摩托停放在另一个远处,让他找不着。每一次放学前,我都精心地安排人手把关,然后提前溜走,不留下任何痕迹,像进行一场魔术秀。此后,我不再烦恼如何拒绝这没有的询问,或许他们已知晓我在逃避或其它缘故,便这样不了了之,载他们的日子也不再如之前频密,但有时不巧而遇的话,还是愿意地把他们送往巴士站去。

         课堂之外,我们也一块补习,补数理、化学类,这又是另一个青春的里程碑,烙印了多少纯粹而美好的岁月,仿佛是画龙的点睛,让整段中学生涯有了韵味与光彩。补习完, C与J又得搭巴士回去,他们偶尔会向我提及载的请求,也坦然的答应了。记得他们总是在后座笑的灿烂,像小孩天真的戏耍,有几次在夕阳下大家一块躁动起来,加速前进,伴着风呼喊或喧哗些什么,似乎关于青春的宣言吧!而且有时恰巧看见有美女路过,大家目光便抖擞集中、无比激动起来如热窝上的蚂蚁,C说:

“快看快看有美女耶”
“在哪在哪?”
“左边!左边!白色衣的”

         然后不知谁吹起口哨,我即刻奔驰而去,奔去遥不可及的过往。

         这段几乎被遗忘的、尘埃落定的你们,在我搅拌后又再度纷飞。来上海前,我致力于想挽回彼此的关系,尽管大家已分道扬镳,因此我约了C出来喝茶相聚,他那种蛙噪、精神十足的精神已缓和、沉稳了些,遗留一丝从这气质中发展出来的大人的豪气。C两年前已婚,有一孩子,他看起来有点疲惫,应该是工作和家庭的压力吧,但也增添了些许稳重与沉默,也许这就是成熟吧。我问J如何了,他说已搬家,仍在工作,好像有了女朋友。

         往事可以回味是好的,有那么多往事,人生还是挺值得信仰的。我走过你们的生涯,正如同你们走过我的风光明媚,或许你们在某一刻会想起当年‘三马’的趣事,也许不会,也许只如一口日常的白开水,喝完就灌溉了身体,吸收了养分。你们可以忘记,可以让时间抹去,若他日有需要,我可以把这段记忆还给你们。


地上的星星也在闪烁。。。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一些话

啦啦啦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