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30日星期三

最近

我知道不浪费,但不知从何珍惜。浪费在有用之事物上,对别人来说是值得的,但有时自己也不愿从自己的角度去想,不是因为不喜欢自己,而是试着让大家喜欢你,你才有喜欢自己的理由。我以前总觉得自己能乘着文学的翅膀像伊卡洛斯那样飞翔,就算跌得粉身碎骨也毫无关系。但最近发现,原来我一直在地面上,不是不愿飞翔,而是因为我原来是个踏实的人。

我越来越追求真实,真实到所有的文字都变成无法融入生命里,但环境像球一般不断地抛掷过来,要我接住。迫使我戴上社会的面具、祈求着一帆风顺的运气、甚至猜测对方的心机,它们如一个配套井然有序地陈列,带着成长的内涵,和险恶的本质,教你做那些人的道理,仿佛诚实与美德是懦弱的另一个面貌。有时,我无法坚持,我在想象里把所有的恶,变成一场梦,而这场梦时时刻刻惊醒着我,回到现实里做一个邪恶的人。邪恶并不是迫害他人,而是为了成为别人眼中更好的自己。

我想自己真是个软弱之人,再也无法建构什么,也许自己根本不是那种可以建构的人。这几年,纵使看了世界,也没世界观,频频遇到挫折,明知不该在原地舔舐伤口,但这些情景不断地复现在脑海,仿佛自己从来没有很好的解释过学过的观点那样。

我曾不断确认,确认自己知道这一点,但时过境迁,这些哲思像长了脚离我而去,所谓的康德、尼采、马克思、苏格拉底、柏拉图,庄子、散文、古文、小说都像沙滩深陷的足印,一个浪潮,偏地冒泡然后平坦起来。没错,我的思绪平拂而空虚,那么多文字修辞、所勾勒的观点和见解,到底跟生命有多少结合之处呢?读过的书,再也无法整合到所思所考里,那些想法太远,生活太近,思想太深,生存太浅,以很深的想法去过很浅的生活,殆矣!大家都在用《易经》思考留住客户,你还在思考宇宙起源吗?大家都在观测命运、以面貌、星座、生肖、时辰吉日、数字演算人际关系,你还在留恋构筑主体性,与人之间搭建距离吗?神话破灭,留守在石头边缘的西西弗斯也许早就想出走,去推另一个石头了。

所以我很紧张,我的想法如风,吹到每个人的耳孔里时,变成了他们的想法。

天空, 晚, 星, 大气层, 空间, 黑暗, 星系, 月光, 外太空, 天文学, 午夜, 屏幕截图, 天文物体

星星很亮,因为很暗。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一些话

啦啦啦啦啦啦